<form id="lzdnj"><form id="lzdnj"><th id="lzdnj"></th></form></form>

      <form id="lzdnj"><nobr id="lzdnj"><nobr id="lzdnj"></nobr></nobr></form>

            罪恶皇座小说网 书架

            好看的黑道高干小说! 更新:2021-11-12 12:11:41

            同名同姓??#x5751;害队友
            罪恶皇座腐 长 图??#x5751;害队友

            腐长图??#32463;历具现化,一个神奇的能力。周墨,这个能力的拥有者。别人搞不到的绝密情报,短暂的接触,复制他过去的经历,一个人永远无法改变他的过去。视若珍藏的绝密传承,短暂的接触,复制他曾经的经历,一个人的过去无法撒谎。价值连城的装备,以经历为材料,以智慧为炉火,每件装备都独一无二,每件装备都值得百代传承。“赚钱吧,学习吧,修行吧,历练吧,然后当你遇见了我,你的,就是我的!”——周墨

            野火
            罪恶皇座野火??#x6b7b;亡冥牛

            野火落魄的凌家小姐,懦弱,资质低下,丑,备受欺凌。最后被所谓的情敌推进冰冷的河水里。然而再次睁眼,目光冷冽,摄人心魂!一切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当丑颜褪去,那是绝世容颜。当她展露风华,那是万丈光芒,震惊世人!我是吃货我骄傲,毒舌气死人不偿命。众美男倾尽所有,只为博她一笑。更是惹的他想霸道抢夺,只是,到底是他抢夺了她,还是她驯服了他?……“你必是我的妃,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男人那完美精致的容颜上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是那样的惊为天人。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了却了却一
            罪恶皇座了却了却一

            了却了却一道教分支过千,佛教遍地开花,而鬼门一道却少有人知!不受三界六道的制约,不受是非对错的衡量,卜卦解梦、风水相面、驱邪抓鬼,我说第一,道佛也得让让!

            逃不掉
            罪恶皇座逃不掉

            带着脑内一本金镛大全秘籍穿越漫威世界北冥神功,唯我独尊功,小无相功,降龙十八掌,天山六阳掌黯然销魂掌,六脉神剑,金刚不坏神功,龙象神功,天外飞仙这貌似是古龙?那葵花怎么样?

            希尼维瑞
            罪恶皇座希尼维瑞

            曾经的江年是个软包子,任谁都可以揉圆搓扁,哪怕成了豪门太太,也只有伺候老公情人的份。终于,两年后,周亦白跟她说,“江年,我腻了,不想再三个人生活在一起了,我要给希影一场婚礼。”江年笑了,一纸离婚协议..

            不如温柔同眠
            罪恶皇座不如温柔同眠

            破碎纪元131年,第一头三百吨级的庞然大物自内夫得沙漠北部呼啸窜出,第二头自霍梅尼港破水而来,两面夹击,仅用三天,波斯湾西北五座城市被毁……  防御身体核心要害的片甲、攻防一体完整包裹的体甲、高七米具有各类特种功能的权甲、主力对抗外来物种逾十五米的巨灵重甲……人类的斗争热情高涨、如火如荼。  作为万仞山骸骨隔离区内一个小有名气的怪物器官贩子,袁野则一定会告诉你:“放心买,大胆吃,文明纪元流传下来的《山海经》听过吧,为什么难读懂,因为漏了三个字,全称《山海经典食谱》……”  (已有完本精品小说《武侠之父》。放心收藏。)

            墓碑长河
            罪恶皇座墓碑长河

            墓碑长河我保证:这是一本只有我才能写出的、另类风格的奇幻武侠小说。

            石破天惊
            罪恶皇座石破天惊

            石破天惊墨柒和封桥怕是天生的冤家。第一次见面,便上演了一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戏码——动手比比哪家强。传言他心狠能摧花,她沉默是高能。事实证明,传言……啧啧,不可信。封二爷感觉,这个小朋友腹黑的紧,话倒不多,套路不少。墨“大爷”感觉,这就是个戏精,妖精,烦人精………直到封二爷搬到了容苑,她隔壁。准备进行一场撕掉马甲的“大戏”。“早啊,邻居……小朋友。”“小朋友?”“你这么想被称油腻老大叔么。”“……”殊不知,是他蓄谋已久的纠葛,还是她耗子反扑猫的戏码。谁能扒下谁的伪装呢……(套路多多,马甲多多,正剧,爽文,逆天生长。

            寿尽
            罪恶皇座寿尽

            寿尽第一次见家长那晚,女友妈妈就闯进房间,说要指导……

            叶利尼亚战役上
            罪恶皇座叶利尼亚战役上

            读者群:108132226,欢迎大家入驻~~~他是拥有先天天目的医道圣手,黑暗世界的金牌杀手。因为一个老和尚和一纸婚约,他成为都市中的护花高手!中医界的颜值与实力担当!地下世界的隐形王者!他拳打黑老外,脚踩高富帅。纵横都市,玩转花丛……

            应对措施
            罪恶皇座应对措施

            最强兵王刚穿越到懦弱无能的炮灰小姐身上,就被无情爹爹绑上花轿,嫁给传说中又老又丑,暴戾狠毒的废物王爷。谁知道,魑魅邪王是倾世妖孽,自幼喝墨汁长大的,一边篡夺江山,一边费尽心机的诱惑小萌妃进狼窝。“做朕的女人,八条腿借给你横着走!”……经年之后,狭路相逢,他说,“女人,你帮派这么大,威胁到朕的江山了,你说该怎么办?”她说,“平分天下。”他将她抗上龙榻,“何必那么麻烦,生个猴子,江山给他!”她囧,要不要告诉他,其实他早当爹了?

            时局变化
            罪恶皇座时局变化

            萧然重生了……新的世界,女生学文,男生学武。文可救死扶伤,武可安邦定国。

            代号塞勒姆二
            罪恶皇座代号塞勒姆二

            一个又一个被遗忘的恐惧再次复苏。来自克苏鲁的呼唤,来自scp的凝视,来自旧日支配者的怜惜,来自吃梦小丑的青睐。当然最不能忘记的还是那一群穿着黑袍捧着火种,寻找未来的教徒。充满诱惑的声音在你耳旁响起:“天堂在下,地狱在上。”我们始终坚信:这里欢迎疯子!【一段救赎神明的故事在悠悠书写】

            前沿遇险
            罪恶皇座前沿遇险

            谢长姝等了自己夫君十几年。换来的却是他娇妻在侧,子女成双!五年后,谢家那个软弱无能的庶女缓缓睁开眼睛。晋阳城内的那个心狠手辣,权势滔天的谢家宫令又回来了!

            一言以决生死
            罪恶皇座一言以决生死

            一言以决生死这是一款结合了《古代希腊奥林匹斯十二神》的神话背景,再加上《魔法世界》的元素,为题材的作品,如果喜欢看魔法类型,和热血战斗的,就请看看吧。---------《天问邀请》

            有进无退
            罪恶皇座有进无退

            有进无退“叮,猎杀野猪一只,获得猪肉的一百八十种烹饪方法一本”“叮,捕获丛林鹿一只,获得不外传壮阳秘籍一册”“叮,击杀短吻鳄一只,获得......”“叮......”成名之后,牧清无奈的发现,一心想做荒野之神的自己,却始终逃不开吃播的标签。主持人:“牧神,据粉丝爆料,您在荒野还吃胖了?”牧清:“不是我,我没有,别瞎说Σ(っ°Д°;)っ”主持人:“是吗?我不信。”

            八章流派东方不败
            水月十八章流派东方不败

            宣传大战中仙帝重生,纵横都市!一路低调装比,高调打脸,引无数美女尽折腰!前世遗憾,一一弥补;今生重修,证道长生!

            身世三更
            一而再而三身世三更

            biao身世三更ti日本好么?不好。有了钱,日本好么?好!只要有钱,地球处处是天堂。一九八五年,以街机为载体,名为电子游戏的娱乐方式,风靡日本,如火如荼。游戏大时代下,玩游戏玩出名堂,做游戏走上巅峰!——————微信公众号“月白月白”求关注。企鹅群:22284936o欢迎加入。

            相见
            朱颜已逝相见

            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一次意外,特种兵教练吴邵刚穿越到了南宋末年。此刻的南宋朝廷,外有蒙古鞑子虎视眈眈,内有奸臣当道,已经是积重难返,大厦将倾。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吴邵刚的回答是:我主沉浮。

            后援赶到
            罪恶皇座后援赶到

            后援赶到别人靠脸吃饭,我靠脸皮吃饭。就算变成了一米二,我依旧要让这个世界陷入混沌。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一米二魔王的灭世随想》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输入页数
            (第0/476页)当前20条/页
            一比分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