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zdnj"><form id="lzdnj"><th id="lzdnj"></th></form></form>

      <form id="lzdnj"><nobr id="lzdnj"><nobr id="lzdnj"></nobr></nobr></form>

            水叶子小说网 书架

            好看的体育都市小说! 更新:2021-12-23 05:12:11

            我还活着:攻破南阳
            水叶子抖阴污污视频app:攻破南阳

            抖阴污污视频app??#24403;了半辈子混蛋,老天居然让我重生了,并且得到了神秘的传承。我知道自己要牛逼了,那么我是继续当个混蛋,还是当个好人?我好迷茫。

            渡玄之法可参鉴
            水叶子渡玄之法可参鉴:你俩还是挺般配的

            渡玄之法可参鉴一个现代人的思想穿越进港综世界,成为一个八十年代的普通警员,本想利用先知先觉的剧情一飞冲天,成为大佬。然而,很快他便发现,这里竟然并不是他所熟悉剧情的港综世界。而他首先遭遇到的,也是极不靠谱的五福星众人……

            变态的盖伊
            水叶子变态的盖伊

            变态的盖伊  北欧仙宫的邪神洛基开启了无限宇宙的大门,于是美漫世界就变得更加古怪了:奥创与天网系统融为一体,美国队长大战铁血战士,绿巨人养了一只小弟叫做哥斯拉,雷神托尔和雅典娜竟然成了好哥们;  当被伏地魔阿瓦达的魔法部傲罗,也莫名其妙的降临到这个纷乱世界的时候。“那么,请欢呼吧,你们将会看到一个真正会魔法的我!”——魔法傲罗:普维特·佩弗利尔。  君羊:五三六,三六八,零零九,欢迎大家的加入,有福利……

            发展计划
            水叶子发展计划

            闪烁的士兵摧毁一道道防线,锋利的光刃带起一片片尸体。凝结的水晶灼烧着大地,汹涌的能量裹挟着死亡。星灵的神族,用传承和灵能铸就辉煌。这里的神族,用鲜血和尸体铸就荣耀。

            决定留下
            水叶子决定留下

            你说我是废物?我一剑光寒十九洲,败尽天下天骄!你说你天资高?我手握开天神器,一年可当千年用!你说你副业牛?听说过诸天神丹吗?那是我炼制的废品!废物少年从沧云走出,一人一剑掀翻诸天!...

            突如其来的麻烦
            水叶子突如其来的麻烦

            谁说女子的命运只能由男人支配,只要有一颗不屈的心,我想我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即使命运捉弄,即使四面白眼,只要我的内心足够强大,我便可以笑傲天下。在受尽苦楚后,我终于明白,自己的事要自己去做,自己的心愿要努力去完成,不可假手他人,自己的一生应该由自己来主宰和决定,任何人无权也不可以来随意干涉。如果你觉得自己是神,那尽管去做,只是不要想企图控制我。我,只是要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能掌控自己命运的平凡人,仅此而已!

            皇甫钧殁
            水叶子皇甫钧殁

            皇甫钧殁一个普通的仓库管理员因为系统附体瞬间成为国足主帅,率领国足称雄亚洲、横扫世界,历史性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后转战欧洲足坛,成为世界级冠军教父。

            肾上腺激素失控
            水叶子肾上腺激素失控

            肾上腺激素失控她,天界人人闻风丧胆的魔神,因一场天劫与众神的设计,在天劫中陨落,魂穿异界,竟穿到了一个小毛孩子身上,这身体竟然还有着令人发指一张丑颜!可她在人界的旅途中,身边帅哥美女依旧无数。看她如何玩转人间,体验人间的爱恨情仇!

            我记住你了
            水叶子我记住你了

            我记住你了【内有恐怖凶杀,胆小者慎入!】秦豫这个男人如同他变态的名字一般、尖酸、刻薄、冷血,偏偏又恐怖的强大,在谭果看来这就是个有文化的神经病!偏偏秦豫还真TMD有精神病残疾证!所以即使他强行和你OOXX……不想OOXX?行,转身就给你一刀!秦豫他就是个神经病,还是有证的!即使犯罪了也不用担责!谭果此人套用谭家人的说法归结起来那就一个字:懒!比起懒,谭果认了第一,没人敢认第二,大一就被领证结婚的谭果,实在懒得去离婚。六年后,如果知道户口簿上的这个男人是个神经病!她就算爬也要爬去民政部门去离婚!可惜,一懒毁终生!悔之晚矣!【特殊事件调查七局】:身为混吃混喝等死的特调七局的局长,谭果是打算终生在七局混日子,谁知道却遇到一件又一件的变态恐怖凶杀案,碎尸案、诅咒案、水鬼、变态食人魔……谭果一度怀疑是因为碰到秦豫这个神经病,所以各路神经病才会盯上自己!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密爱原配》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投标开始
            水叶子投标开始

            这是一个异世大陆,主人公杨小越出生于平民家庭,身处乱世,深受土匪强盗的迫害,为了父母和村子,毅然踏上修仙之旅。仙魔称霸,杨小越如何自处,面对种种困难险境如何渡过,最后达到什么境界?敬请期待!

            贾岩又杀回来了
            水叶子贾岩又杀回来了

            (为什么感觉简介比正文都难写……)这本书说的是左章穿越之后,被一个老和尚抓去当和尚的故事……

            专辑大奖
            水叶子专辑大奖

            我是主角,不要虐我.................

            超感应
            水叶子超感应

            在人类科技日新月异之时,一场未知的宇宙风暴,摧毁了整个人类的整个文明。可怕的灾难,让世界上的所有动物变得更加强大起来,怪兽、丧尸成了大破灭时期的主旋律。人类在与变异的怪兽,丧尸,妖族争斗的过程中,走向了不同的文明进化道路。——武者的世界。少年夏言,带着游戏的属性面板,穿越到未来星河时代,发现自己击杀怪兽后获得的进化点,不光可以用来提升自己的属性,功法武技,还可以用来提升任何可以学到的知识!于是,天地变色,星河咆哮!未来世界,星河无尽,武者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又上当了
            水叶子又上当了

            她,魔神大陆第一公主,却因恶毒诅咒成为无苟而孕,自己生下自己并吞噬自己的可怕怪物。惨死重生,成了沧溟大陆下等小国凤家嫡女的背锅侠。她森冷勾唇,奏起凤鸣琴:“想让我为你背黑锅?也得看你的命够不够硬!”他,来历不明,神秘莫测,强势霸道,冷酷邪魅,却对她一往情深,霸道纠缠死不放手。哪怕被她认定是极度无耻的小流氓,也要成为她身后的男人,枕边的夫君。“凰凰,我很早以前就想嫁给你了,你看我为了能够成功嫁给你,头发都快愁白了,已经到了人老珠黄的地步,你可否心疼我一下下,给我一个名分,让我成为你的男人?”

            重新复馆
            水叶子重新复馆

            重新复馆虚假的光头川:很苟,很剑,软饭!真实的光头川:威猛,强大,高冷!警告一句,玩归玩,闹归闹,别拿光头开玩笑!这是一个假和尚在各个世界“积德行善”的故事。他用实际行动告诫世人,光头真的不能惹!

            死斗上
            水叶子死斗上

            死斗上&修炼一途,儿女情长,恩怨情仇,漫漫长路只为寻道求缘,若知,道在人为!意外融合古兽,让他的修炼一途成为领异标新,与天斗与地争,傲睨万物!一路上坎坷千万,却也没有阻挡住他的脚步。或许有人说他贪婪,残忍!的确,只要是灵石宝物都会被他收进囊中,对于敌人更是不会心慈手软。他的热血,关心和微笑,只会留给身边的人!和主角一般,一路艰辛走过,不放手,不放弃,绝对会完本!

            网络的坏处
            大命运者网络的坏处

            该你站队了……  吴用  年龄:26  实力:御灵徒  体质:3.8  灵力:3.6  功法:第三版御灵者基础心法(小成)熟练度:34/500  蛮牛拳(小成)熟练度:12/500  ……  看着自己的金手指,吴用知道,他要牛掰了!

            旅店
            昨夜南风旅店

            biao旅店ti穿越武当,成为第三代弟子之首,宁青安苦等数年,终于等到世界主线开始运行。“叮!宿主与张无忌首次相遇,获得奖励——霸血精髓!”从此,宁青安从武当山开启诸天之旅。(提前预警,主角特别没人性,不是开玩笑,性格暴戾卑鄙自私,伪!君!子!不是纯正黑暗文,主角比较恶劣而已!不喜勿喷!)

            幻象杀手
            秦天NO幻象杀手

            腹黑宅男穿越魔法世界的妖精生涯冒险收集魔法装备变强建立妖精塔

            血城两章
            水叶子血城两章

            血城两章五岁时,妈妈离奇死亡长大后,却得到一个机会,知道妈妈死去的真正原因她从懵懂小女,经历很多,变成能独当一面的角色可是,事情往往不能全尽人意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时......

            输入页数
            (第7/887页)当前20条/页
            一比分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